问医生 找医院 查疾病 症状自查 药品通 快应用

近七成癌症患者饱受疲劳困扰?ESMO最新指南教你如何应对!

2020-03-25 00:52:55医学界
核心提示:筛查、诊断、评估及四大管理方式,一文搞定!

  最近,欧洲肿瘤内科学会(ESMO)指南委员会发布了一篇关于癌症相关疲劳(CRF)的诊疗指南。疲劳也是癌症常导致的症状之一,虽然不像疼痛等症状那样令人痛苦,但也相当影响患者生活质量。当癌症患者遭遇CRF,该如何应对呢?

  什么是CRF?

  疲劳是癌症患者最常见的症状之一。从严重程度和持久性来看,CRF不同于其他类型的疲劳,它通常无法通过休息或睡眠得到缓解。CRF影响了约65%的癌症患者;这些患者中超过2/3认为CRF至少会持续6个月,1/3表示在治疗后数年里仍会持续疲劳。40%的患者在确诊癌症时就已感到疲劳,80%~90%在化疗(ChT)和/或放疗(RT)期间感到疲劳。激素治疗、靶向治疗和免疫治疗也可能导致疲劳。

  CRF基本处理原则

  在诊断和治疗期间,发生疲劳的癌症患者应与医疗保健专业人员(肿瘤学专家和专科护士)共同讨论决策,包括:

  承认现实以及病情和症状带来的影响;

  提供CRF可能的原因、性质和病程信息;

  提供患者可获得的干预措施范围和应对策略;

  将患者的年龄、疲劳严重程度、患者偏好和经历、既往治疗结局纳入考虑,定期仔细评估;

  可能的话,为疲劳患者及其护理人员提供支持小组的信息。

  CRF的诊断

  CRF被定义为一种综合征,具体表现为体力下降、需要更多休息(与活动水平的变化不成比例)以及身体、情绪和认知方面的相关症状。这些症状会在一定时间内持续存在或反复发作,造成巨大痛苦,或损害社会功能、职业功能等。这些症状被认为是恶性疾病或相关治疗造成的结果。若疲劳状态可从严重抑郁症等精神疾病合并症的角度解释,应排除在CRF分类之外。

  CRF的筛查和风险评估

  可参考图1中的流程。另外,以下两个问题有助于筛查合并症或促成抑郁症的因素:

  在过去一个月里,你是否经常感到沮丧、悲伤、抑郁或绝望?

  在过去一个月里,你是否不再能从你平时喜欢做的事情中得到过去那样多的乐趣?

  推荐:

  从诊断之日起,如果有临床治愈指征,所有癌症患者应定期筛查是否存在疲劳感和疲劳严重程度,并在治疗期间和治疗后定期筛查[II, B]。

  筛查应使用简便可靠的工具,并确定严重程度(如采用NRS量表)[II, B]。

  对疲劳筛查阳性的患者(满分10分,评为4分或以上,代表中至重度疲劳)应进行全面、重点明确的诊断评估,以确定治疗影响因素与合并症状态[II, B]。

  诊断评估应包括疲劳史、全面的医学检查、潜在恶性疾病状态、精神状态检查和最低限度的实验室检查[II,B]。

  CRF的管理

  1

  体育锻炼

  可选择一些家中即可完成的中等强度体育活动,如快步走(5km/h)、健身脚踏车等。中等强度的抗阻运动也是较为安全的,一些随机对照试验还发现它对于癌症患者有降血脂、强化免疫功能和促进抗炎的作用。

  推荐:

  根据随机对照试验和综述结果,推荐非恶病质的癌症患者进行体育锻炼[I, B]。

  CRF患者建议进行中等强度的体育锻炼,如有氧运动和抗阻运动[I, B]。

  建议进行步行等体育活动,或在家中进行有氧和抗阻运动,以改善CRF和生活质量[II, B]。

  2

  药物治疗

  一些随机对照试验研究了药物对于CRF的作用,但这些研究也有明显的局限性。目前应用中的药物主要如下:

  精神兴奋类药物:如哌醋甲酯和右哌甲酯、长效哌醋甲酯、莫达非尼等;

  抗抑郁药;

  乙酰胆碱酯酶抑制剂;

  糖皮质激素;

  其他药物。

  推荐:

  不推荐使用莫达非尼和阿莫达非来控制CRF [II,D]。

  关于哌醋甲酯、右哌醋甲酯、长效哌醋甲酯和地塞米胺的使用,专家组尚未达成共识:3名小组成员认为,可在经彻底筛选的患者中考虑使用精神刺激剂,并在很短时间内评估其有效性和安全性[II, C];其他6名成员不推荐使用精神刺激剂,因为大多数试验未显示出对主要结局的预期效果[II, D]。

  不推荐使用抗抑郁药尤其是帕罗西汀来控制CRF [II, D]。

  不推荐使用多奈哌齐来控制CRF [II, D]。

  推荐短期使用地塞米松或甲泼尼龙控制转移癌患者的CRF [II, B]。

  不推荐使用右佐匹克隆、醋酸甲地孕酮和褪黑素来控制CRF [II, D]。

  3

  营养治疗

  主要包括左旋肉碱、辅酶Q10、威斯康星人参、其他营养治疗手段。

  推荐:

  关于威斯康星人参的使用,专家组尚未达成共识:3名小组成员认为可考虑将其提取物用于存在疲劳且无其他可治疗原因的患者,以及在癌症积极治疗期间疲劳持续超过4周的患者[II, C];其他6名成员认为不应推荐威斯康星人参[II, D]。

  目前不推荐使用左旋肉碱、辅酶Q10、黄芪、瓜拉那控制CRF [II, D]。

  关于槲寄生提取物的使用,专家小组尚未达成共识:3名成员认为槲寄生提取物可考虑用于晚期胰腺癌的疲劳控制[II, C];其他6名成员不推荐使用槲寄生[II, D]。

  4

  社会心理干预

  包括信息和咨询、心理教育、认知行为疗法、身心干预、瑜伽、针灸等。

  推荐:

  建议为癌症患者及其护理人员提供信息和咨询,以帮助他们理解CRF,并教育他们如何预防和管理疲劳,避免其成为慢性疾病[II, B]。

  建议采用心理教育管理CRF [II, B]。

  建议采用认知行为疗法管理CRF [II, B]。

  正念减压可能是改善CRF的一种选择[II, C]。

  瑜伽可作为改善癌症幸存者和生活质量的一种选择[II, C]。

  关于针灸的使用,专家小组尚未达成共识:3人认为可以选择[II, C];其他6人不推荐[II, D]。

  5

  老年癌症患者和CRF

  对于65岁及以上的老年癌症患者人群,关于疲劳评估和治疗的数据资料很少。针对美国和加拿大不同肿瘤老年患者的研究报告显示,疲劳发生率为69%~72%。

特别策划
39热文一周热点
热门问答更多